走进百九阴高手训练营年石龙曾海潮李悦陈霁江陵肃坝,他们有话想说……

时间:2019-12-02 15:43:31 作者:admin

走进百年石龙坝

编者按日前,在2019全国发电企业新闻年会组织的采风活动中,全国发电企业新闻同仁们来到了我国第一座水电站——云南石龙坝水电站,“零距离”观摩这座百年电厂的不凡风采,“零距离”见证老一辈水电建设者们的“工匠精神”,“零距离”感悟云南民族工业的“初心”。

11月15日,参与2019全国发电企业新闻年会的全国发电企业新闻同仁们来到石龙坝水电站参观。魏振华 摄

述百年岁月

安徽华电芜湖发电有限公司 王丹

站在高山之巅,脚下飞起的是蜿蜒螳螂川,东见其首,西穷其尾,越山跨谷,蜿蜒曲折,坡陡流急,远接滇池……那日,在百年石龙坝水电站,采风小半日,记忆却永恒。

那日,站在百年“石龙坝”上,倾听石龙坝水电站在职党支部书记樊永生深情述说。

“石龙坝水电站是我国修建的第一座水电站,距今已有106年。螳螂川是滇池的唯一泄水通道,从滚龙坝到石龙坝一段,集中落差有30余米。石龙坝水电站就是以滇池为天然调节水库,利用该段较集中的落差兴建的引水式水电站……那时,从没有用过电灯的昆明人,为了民族尊严修建的这座水电站,简直就是一个奇迹。”这位粗糙的汉子熟稔地介绍着这座百年水电站的沧桑历史,骄傲地讲述着先人的智慧与气节。

那日,站在百年“石龙坝”上,我听到伐木丁丁,采石咚咚,建设号角长鸣。

我听说,当时,交通运输困难,购置的设备从德国海运至越南,经滇越铁路到昆明,300多人的运输队“人挑马驮双肩扛”,7千米的路程运送了一个半月才到达荆棘丛生的厂区。

石龙坝水电站是祖先智慧和血汗的结晶,历时21个月,耗资50余万银元,历经122年,运转至今,创造了我国水电建设史上第一座抽水蓄能电站、第一条高电压输电电路、第一支电力营销队伍、最早电力设备国际招标等“6个第一”,成就了我国水电发展历史不朽的传奇,开创了我国民间学习、引进国外先进技术设备自建、自管、自用的成功范例。

那日,站在百年“石龙坝”上,我听到抗日战争的炮火在轰鸣,电力先辈们在战斗中工作。

我听说,抗日战争时期的石龙坝水电站,从民用供电转为军工生产和防空警报电源供电,从1939年到1941年就曾遭过日军4次轰炸。

俱往矣,尽管石龙坝水电站饱经沧桑,但它依旧闪烁着神奇的光芒,引领着我们前进的步伐。

那日,站在百年“石龙坝”上,我听到大坝对我说,百年的岁月,它才度过了稚拙的童年,今日起,伴随着祖国的强大,它将成为一条腾飞的巨龙。

话家国故事

华能临沂发电有限公司 隋海虹

“中国第一座水电站”几个大字,刻在一块静卧于绿树丛荫中的形状不规则的大石碑上——这里便是坐落在云南省昆明市螳螂川上游,已有百岁高龄且仍在运行发电的石龙坝水电站了。

“振兴民族工业”

点亮春城璀璨夜空

踏入石龙坝水电站博物馆,我迫不及待地聆听百年电厂的故事。

“1908年,在中法战争中获得滇越铁路修建权的法国人,妄图以为火车供电为由在此修建水电站,控制云南电力资源。这激起了当时的政商人士的不满,他们满怀振兴民族工业、反抗列强侵略的家国情怀,决定集资创办属于中国人自己的电灯公司。”讲解员慷慨激昂地讲道,在1910年8月,伴随着平地而起的一声炮响,石龙坝水电站工程开工了。

随着讲解员的声音,我将目光转向博物馆内墙上的一幅色彩纷呈的巨型绘图,图上的那些机组设备称得上是“庞然大物”了。

讲解员说,它们是由轮船运到越南,再由铁路送达昆明。在那个没有吊装机械的年代,也唯有效仿“蚂蚁搬家”,靠人力将设备搬上滚木,借力运输。

讲解员的讲说仿佛把我带回到了那段艰苦卓绝的岁月。只见,前有数头水牛牵引,后有几十人推撬,两侧还有众人辅助牵拉,人挪一步,木滑一步,披星戴月,风雨无阻。

“仅仅7千米的运输路程,却是一个半月的日夜兼程。”讲解员颇为激动地说,终于,1912年5月28日,在这座被誉为“春城”的城市——昆明,一盏盏白炽灯在夜空中亮起。正是这一天,中国第一座水电站石龙坝水电站两台发电机组运转起来了,这是一个永远铭刻于历史的日子。

“建国必成”

成永不止步的奔跑者

“这是第一车间,是最早建设的机房。”讲解员带着大家走进一座有些许老旧的建筑讲道。

走进车间,探身望去,阳光透过拱形窗温柔地洒在那台水轮发电机组上,机身上映射出青铜色的光泽。讲解员告诉大家,这是石龙坝水电站引进的第一台240千瓦的水轮发电机组。

当天恰逢机组停机检修,我忍不住走近看个究竟,发现发电机组大大的转子上,附着许多线圈;旁边棕红的皮带平整且泛着光亮;再细看那电刷、转速表……不禁感叹,100多年前的发电机组居然可以保存得如此完好。

更令人震撼的是,尽管它已是历经百年沧桑的“老人”了,却依旧“身体强健”,能正常发电,称得上是电力追梦路上一位永不止步的奔跑者了吧。

离开第一车间,沿着竹林小道,相继来到第二、三车间。讲解员介绍说,第二车间的石条为青色,且形状“消瘦”了不少。第三车间则采用了石基石柱,外加青砖砌墙……

讲解员继续介绍着,我却被第三车间外墙上镶嵌的题有“建国必成”的一块方匾吸引了目光。四个大字苍劲有力、大气豪放,我冥冥之中感受到了先辈们浓烈的爱国、报国的雄浑气魄和高尚情操。

光阴流转,时光荏苒,聆听着石龙坝水电站的故事,感受着百年石龙坝水电站的古朴风韵,我流连忘返。

图为1908年由云南昆明商人王筱斋为首招募商股、集资筹建的我国第一座水电站——石龙坝水电站。魏振华 摄

“鹤发童颜”

国家电投燕山湖发电公司 周宏光

11月15日,我有幸参观了我国第一座水电站——云南省昆明市滇池螳螂川畔的石龙坝水电站,近距离接触,让我对它有了更全面的认识。

不屈“石龙坝”。抗战时期,石龙坝水电站作为抗日大后方的重要乃至唯一电源点,为兵工厂等要地提供可贵电源,有力支援了前线。并在日军轰炸厂区时击落1架日机,其博物馆建筑群现存东、西两座防空炮楼,为历史铁鉴。

文物“石龙坝”。石龙坝水电站生产车间多为西式建筑——石墙青瓦,原办公区(现博物馆)为三进四合院传统砖木建筑。主要中西建筑屹立百年仍正常使用,与现今仍在运行的西门子水轮机等皆成历史文物。2006年5月,石龙坝水电站被国务院批准为第6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红色“石龙坝”。1927年4月,云南省第一个地下企业党支部在石龙坝水电站秘密成立,这是云南省最早建立的党支部之一。自此,红色基因悄然扎根滇池之畔。1947年3月,地下党组织开展石龙坝水电站群众工作,成立了“耀龙歌咏队”。1949年12月,石龙坝水电站党支部成立了护厂委员会,组织了武装护厂队……

厚重“石龙坝”。石龙坝水电站在逾百年的发展过程中,培养和造就了一支过硬的水电建设和管理队伍,为国家水电事业发展输送了大量人才,作出了卓越贡献。

石龙坝水电站宛若一位百岁老人,虽历尽沧桑,却依旧步履铿锵,焕发“鹤发童颜”的神采。

回首百年,无问西东

华电电力科学研究院有限公司 刘思捷

如果历史会说话,那他一定有着低沉浑厚的独特嗓音,带着历经世事的坦然腔调,讲着娓娓道来的悠然故事——故事里有民族的伤痛,有祖先的智慧,更有传世不朽的精神。

走在石龙坝水电站湿润、斑驳的石板路上,伫立在百年的老厂房里,靠近如今轰鸣依旧的汽轮机,暮然回首间,我便听到了这样悠远的回响。

百年之前,这里是一方圣地,精奇之物通过“神秘”的运动产生,虽然只有240千瓦的装机容量,却可以点亮一方天地。

百年之前,这里也是一方“奇”土,我们如今司空见惯的不可割舍的“电”,曾经是当地人望而却步的“幻术”。那时,候耀龙电灯公司需要沿街卖电,告诉百姓“此种灯光移动极便,不需人照管。”

如果你问现在的年轻人,可否想象靠着肩扛人拉的生产力和攻坚克难的品格,能建设一座运行百年的水电站,相信很多人会惊讶。

我们都以为不可以。可是,当我们走近历史的那一刻,祖先们闪闪发光的智慧和坚韧不拔的意志,慢慢唤醒了刻在我们血液里的永不服输的倔强。这是这个民族在经历了无数危亡时刻,仍然能屹立不倒的秘密。

“石龙地,彩云天;灿霓电,亿万年”。这是在石龙坝水电站第二车间的石阶旁,由当时的云南省状元袁嘉谷题的词。经过岁月的磨砺、动荡的洗礼,如今他的镌刻原件已经斑驳不清,却毅然向世人展示着这座百年老厂的铮铮傲骨。

这“亿万年”,连同那刻在石碑上的“永垂不朽”“功建名垂”的一个个鲜活的姓名一样,是对未来电力发展的美好祈愿,是对自己手中签发过的每一笔账目、用力敲击过的每一颗螺丝、用尽全力扎紧的每一根缰绳的无比自信,是对亲手建造的这座庞然大物的认真负责,也是对“信仰”和“诚信”这两根羽毛的极致爱惜。

如果你不曾来过这里,不曾听到那些动人的故事,不曾看到那一张张珍贵的照片,或许就已经忘记了,接过历史的接力棒就是传承祖先们的无畏和坚定。

而今,祖国的发展已经让那个积贫积弱、任人宰割的时代一去不复返。

结缘百年老厂,愿电力人都能不畏前行,爱吾所爱,行之道远,无问西东。

传承“工匠精神”

国家能源集团长源湖北广水风电有限公司 李蓓蓓

走进石龙坝水电站,映入眼帘的主体建筑及设施至今保存完好。

石龙坝水电站青石机房大门的楹联——“机本天然生运动,器凭水以见精奇”,楣联——“皓月之光”,让今人看到了百年前的先人对于水电的印象。

跨过高高的门槛,进入石龙坝水电站博物馆的两层四合院,院子两侧陈列着建站以来的重要文物。其中,记载建站重要大事的3块石碑及当时使用的配电盘令我印象非常深刻。

3块石碑的原碑已被毁坏,石龙坝水电站按原样复制了3块石碑竖于其侧。

其中,“用实核明”石碑上记录了石龙坝水电站工程建设的所有支出款项,相当于今天的厂务公开。

“永垂不朽”石碑上,记录了电站创业开办、建设的历程。

“功建名垂”石碑上记载了开办石龙坝电灯公司工程各项人员及工匠头等116人的姓名,在姓名下还刻有其籍贯,等同于今天的工程责任终身负责制。

院子角落的那块大理石配电盘,看上去十分规整,谁能想到配电盘上的那些孔是靠工匠一锤一錾地打磨平整后,用木柄钻钻出来的呢?

历经沧桑的石碑、配电盘向我们展示了工匠们精湛的技术,更展示了电力先辈们自力更生、艰苦创业、敢为人先的“工匠精神”。

“工匠精神”不应该只是匠人身上的奢侈品,应该成为我们所追求的职业品格。如此,石龙坝“工匠精神”如何传承?我想,我们心中已经有了答案。

清晰任务。无论是管理人员,还是技术人员,当接到一项任务时,首先要静下心来思考,想清楚要达到的目标,以目标为导向,主动思考,查找可以支撑完成任务的制度、标准、程序等,才能依据规章制度,脚踏实地去策划、编制方案、准备流程。只有这样,才能不跑偏路。

管控过程。清晰的任务目标需要一个可控、在控的过程和闭环管理的链条来保障完成。围绕“怎么能干好”,我们要想在事前,做实工作,既要找准切入点,紧抓“牛鼻子”,又要抓住主要目标、关键环节和阶段性重点,从重点工作中寻求突破,以点带面,提高整体工作水平。

结果导向。虽然个人能力、技术专业水平存在差异,但最关键的是,要有积极的态度,坚持高标准、严要求,做到每一个步骤都精心、每一个环节都精细、每一项任务都努力出精品。这样,我们就能把工作做到力所能及的范围内的极致。

中流击水,奋楫者进。我们要始终保持坚定、清醒、有为的状态,以饱满的工作热情和昂扬的干事精神,把企业当成家,把职业当事业,传承“工匠精神”,迎难而上,攻坚克难,全力以赴实现新时代新能源的跨越式发展。

再书电厂百年发展篇章

华能国际电力股份有限公司福州电厂 佘岳峰

走进石龙坝水电站,阳光洒在它古朴的石砖墙上,粗糙、坚韧的石板面,反射出零星的光。

这是我的祖先,亲手垒起来的电站。

百余年前,条件艰苦,建站的艰辛我仅能通过石龙坝水电站博物馆的记载窥之一二。其中,馆中刻于“功建名垂”碑上的一个名字,牢牢“抓”住了我的注意力。

河西石工头——佘义兴。

佘姓是一个小姓,历史上的名人屈指可数。我出生于闽南小城,家乡的佘姓不过两户,迄今我见过的佘姓同族,也不超过10人,能够在数千里之外的昆明,遇见同姓祖先,不可不谓“机缘”。这让我对这座水电站莫名多了一份亲情。

我能想象,百年前的“太爷爷”,或是肩挑巨石,或是开凿石板,秉承着质朴的工匠精神,在一石一瓦上留下了他的血汗。他应该不会想到,石龙坝水电站一期厂房,历经百年风雨仍坚固如新,更不会想到,百年后会有个“小曾孙儿”,来到他亲手建造的水电站,感悟这段中华民族崛起的奋斗史。

青石红窗,勾檐画壁,机器轰鸣,一百多年后的石龙坝水电站,仍在为昆明的万家灯火贡献着一份力量。

明月当空,海雾霭霭,灯火如带,飞机飞过我所供职的华能福州电厂——他也蹄急步稳地迈过了而立之年。

作为宣传工作者,初心不忘、使命在肩,历史需要我们记载,精神需要我们传承,惟愿以浑身气力,书写华能福州电厂百年发展的华美篇章。

大理石配电盘

国电荥阳煤电一体化有限公司 李美玥

作为一名发电行业的技术人员,我已经见惯了配电盘。印象中,它有着整齐的走线,光亮的不锈钢外壳,各种现代化开关、计量表等。但是,我从没想过一块大理石也能做成配电盘。

在石龙坝水电站博物馆中,就矗立着一块特殊的大理石配电盘。

初见这块“石头”,我实在无法将它和配电盘联系到一起——怎么看都是带着孔洞的石头。只不过,细观会发现,这些孔洞看起来规整、平滑,和用现代化工艺做出来的并无大的差别。

这是工匠们用锤子和木柄钻一锤一凿地做出来的,单是打磨就要用上很长的时间,精湛的技艺展露无疑。

问题是,为什么要用石头做配电盘呢?

石龙坝水电站历经护国运动、抗日战争、解放战争,这里的一草一木、一砖一瓦都记载了那段厚重的历史。

了解了时代背景,再来看那块大理石配电盘,就有了不一样的认识。

根据记载,我了解到,1912年,在石龙坝水电站投产前夕,滇越铁路被洪水冲断,当时正处于战争年代,材料稀缺,前辈们为了建成这座水电站,不等不靠,就地取材,用大理石做了这块配电盘。

这在世界上是绝无仅有的。

在石龙坝水电站,这样伟大的创新还有一处——在第3车间扩建时,因第二次世界大战,滇越铁路中断,钢材无法进口。前辈们同样不等不靠,就地取材,用木板制作成了第三车间的压力引水管。

这也是水电建设史上的一个创举。

走近石龙坝水电站细观发现,不等不靠,简单的4个字,却展现出电力先辈们从无到有、敢为人先、艰苦创业、自力更生的工匠精神。

作者:王丹隋海虹周宏光刘思捷李蓓蓓佘岳峰李美玥

编辑:王安琪

校对:刘卓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448696976@qq.com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

相关推荐

走进百九阴高手训练营年石龙曾海潮李悦陈霁江陵肃坝,他们有话想说……

走进百年石龙坝编者按日前,在2019全国发电企业新闻年会组织的采风活动中,全国发电企业新闻同仁们来到了我国第一座水电站——云南石龙坝水电站,“零距离”观摩这座百年电厂的不